第23章

存书签 最新章节 加书架
关灯
护眼
字体:

    弄坏掉破军王子之后,丁火和阿米,施施然离开,两个黑衣卫,没有阻拦,原本以为此行大功告成,没想到刚刚出了神殿大门,忽然被人叫住。

    “祭司大人!祭祀大人!”

    急促脚步声响起,丁火和阿米对视一眼,想走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出声那位,此刻正迎面跑来,他身形雄壮,一脸的络腮胡子,竟然是十天王之一的屠天。

    今天十九号,是九日盟执法队负责内环治安……

    丁火脑子里掠过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祭司大人,您好!”

    屠天满脸笑容的给丁火行了一个奴隶半跪礼,正要站起,那边阿米却是一声断喝:“祭司大人让你站起来了么?还不跪着!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屠天表情一变,盯着阿米的眼神,瞬间阴冷如刀,再转向丁火时,那笑容,却温和的好像扑面春风。

    这家伙,好一副奴才嘴脸。

    丁火心中暗自不屑,却也不能说什么,就是哼了一声,由阿米代言。

    “屠天,你拦着祭司大人,有什么事?”阿米居高临下的语气,“祭司大人很忙,没什么要紧事就快点滚开!”

    屠天嘴角抽动,身为十天王,大概很久没人这样羞辱他了,不过,面对角斗场之内,连场主陆虎,也要对其恭恭敬敬的风卓祭祀,他是半点不敢表现出不满来。

    “祭祀大人,我已经攒齐月辉石,来购买早就和您说好的不动山拳。”

    不动山拳?

    丁火还是那副没鼻子没眼睛不屑于理会的表情,心底里却起了波澜,不动山拳,人阶高级武技,血腥斗场能够提供的最高阶武技之一。

    修炼需要八级武者。

    不动山拳,防御时不动如山,攻击时可去手掷山。

    只看其一千九百个月辉石的作价,就知道这套武技的威力,究竟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“先把月辉石拿来。”阿米说。

    屠天犹豫了一下,看向丁火,丁火不耐烦的哼了一声,于是屠天乖乖把一个袋子,放在丁火脚下,阿米随手捡起,入手颇沉,一千九百颗月辉石,装了满满一只布袋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清点一下,如果数目没错,明天来你就来拿秘籍。”阿米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屠天看他眼中的风卓祭祀,并没有任何表示,虽然不甘心,也只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丁火和阿米,大摇大摆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头小子,老子早晚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!”看着阿米远去的背影,屠天狠狠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老大威武!”

    “老大雄壮!”

    “老大能屈能伸……,啊!老大你干嘛打我!”

    打死你个乱讲话的白痴!

    嘻嘻哈哈!

    寻着一个偏僻角落,丁火摘下面目,阿米掂量着手中沉惦惦的布袋,两人闷声大笑,这一次行动,不但解决了一个心腑大患,还骗了屠天一次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胡编一本,让屠天练到吐血就好了。”阿米说。

    “那样疯祭祀肯定会知道出了问题。”丁火摇头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不能做,阿米在疯祭祀身边的地位,是丁火和阿米在角斗场内屡屡逢凶化吉的最大倚仗,不能因小失大,让疯祭祀怀疑阿米。

    这一次,用小丑面具冒充疯祭祀来设计破军王子,已经冒着绝大的风险,只是因为阿米了解疯祭祀,知道疯祭祀特立独行、又权利极大,连竟技场主陆虎,都不敢对其有所约束,黑衣卫们,就更不敢质疑疯祭祀的行为,这才做出这个冒险决定。

    阿米又想了想:“不动山拳偏重防御,祭炼起来,就算是天火变,也打不穿他的乌龟壳,屠天是想亲自下场对付你了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丁火想了想,这个推测倒是没错,屠天想买不动山拳,并且还是在这种时机,除了他是个认真练武、追求进步的好孩子这个理由之外,也就只有想克制丁火的天火变,这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毕竟他几个得力手下,接连败在丁火的天火变之下,如何做老大的没什么表示,人心就要散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,角斗士的队伍也不好带啊。

    “但不动山拳重在防御,导致攻击力偏低,用这种武技来克制你,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而屠天肯下这么大的本钱,又重练一门武技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阿米眼中一亮:“除非他知道你的等级,是凭着甲兽提升,只要坚持过一段时间,就可以趁你等级回落的时机,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只凭一点蛛丝马迹,阿米就妄言推断,听起来有点不靠谱,但丁火却非常相信他那颗聪明的大脑袋瓜,所做出的结论,于是自然而然的回忆起来,前段时间,与十天王之一猎人金币的会面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猎人金币。”

    丁火描述了一下当时的场景,阿米点点头,同意丁火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猎人金币,是那个家伙成为十天王之后的新绰号,之前他的名字是猎头者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他现在比较低调,但是在竟技场对十天王的实力估计中,金币排在前三甲,是最接近斗士的角斗士武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金币是个商人,只要价钱合适,他连自己的老妈都会出卖,这样没节操的家伙,不必在意他。”

    “先干掉屠天,成为十天王,这样离我们的计划,就又近一步。”

    阿米说了一大通,却看到丁火有些心不在焉,那神情,明显在想什么事情,阿米立即想起刚才听到的某句话,心中涌起不妙预感来。

    “喂,丁火,你不是想……?”阿米正色道。

    丁火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这么做!”阿米叹气,“太蠢了,你救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被关到黑牢的时候,如果不是你送来的一碗米一碗水,我可能就死了,那时候我只想一件事,把路线图交给你,你可以另外找一个合作伙伴,一起逃出这个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诺过,尽力去做,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必须再去一次黑牢,摇光公主,哦,她的名字叫紫罗兰,我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,她没有揭发我,我也不能放弃她。”

    丁火语气轻松,仿佛他的计划,是做一次短途郊游,而不是去闯黑牢。

    “蠢!愚蠢!愚蠢的人类!”阿米连连摇头,非常不赞成,但也知道无法阻止自己的同伴,铁面小子的固执,和他的信念一样不可动摇。

    “如果疯祭祀救治破军王子的条件,是获得摇光公主的‘使用权’,那么你见到她时,你都不会认得她。”阿米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自己救不了她,但也许可以帮她解脱。”丁火已经做了最坏估计,如果紫罗兰处境悲惨至极,丁火不介意送她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,记得,活着回来。”阿米提醒丁火,“疯祭祀在黑牢里有一间解剖室,位置是在……”

    黑牢里的解剖室,用于研究一些活生生的角斗士,对疯祭祀来说,就地取材,简单方便,如果摇光公主真在那里,那么,极有可能,已经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内环越往下。

    就越寒冷。

    因为深渊就在内环最底部,那里是无底的冰寒池水,只是散发出的寒气,已经让位于第二层的黑牢,如凛冽寒冬。

    丁火有火属原力护体,并不太在乎这些寒气,让他忌惮的,是时而经过的狱卒,还有被派来看守黑牢的执法角斗士。

    望见前方火光处的关卡,有几个三级角斗士,正在那里谈笑取乐。

    嗜血光环!

    丁火开启光环。

    两颗原力之珠,依次出现,将丁火的原力等级,提升至五级。

    再加上丁火的天火变,这已经是足够在竟技场大杀四方的强大实力!

    但丁火没有硬闯的打算,那太蠢了,虽然丁火承认自己这次的黑牢之旅,足够愚蠢,但还不至于愚蠢到不可救药的杀进去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王子拯救落难公主的肥皂剧。

    丁火是打算送给紫罗兰一个了断的。

    火影傀儡术!

    丁火祭出这门武技。

    顿时一个火莹莹的影子,刺破黑暗,出现在通道转角,几个角斗士,也是久在鲜血之环搏命的机警人物,火光映入视线,立即有了反应,分出两个,往这边跑来,并且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唿!

    而祭出火影分身之后,丁火的真身,已经趁机接近到了关卡前方不足十米,整个人趴伏在三米高的通道顶上,像是一只大号的蜘蛛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哪个不开眼的,敢闯黑牢。”十米外的关卡处,一个角斗士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我逮到,非砍了他不可……!上!”

    两个角斗士,齐齐暴起,分别祭出甲兽武器,砍向丁火藏身处,他们早就发现这里的阴影不对劲,故意说闲话,也只是为了分散敌人注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支奇形飞刀、一枚飞叉,狠狠击中了丁火藏身处。

    两声大响之后,阴影处的人影被贯穿,跌了下来,落在地上,竟然碎了。

    那两个角斗士跑过来,看到地上破碎的傀儡,顿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丁火早已经偷偷潜过关卡,进了黑牢。

    以丁火开启嗜血光环后五级武者的速度,瞒过两个三级武者,不是难事,更何况以有心算无心,火影傀儡术用来迷惑对手时,极其有效。

    过了黑牢关卡之后,丁火立刻散去嗜血光环,体内原力之珠也减少至三颗,嗜血光环持续时间有限,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丁火的身形,高低起伏,在黑牢之中一路狂奔,由于有阿米给的地图,因此他很容易就掠过重重黑牢门户,找到位于黑牢最内部的疯祭祀实验室。

    在望见实验室铁门的那个刹那,一种奇妙感觉袭来,无须与阿米描绘的实验室形貌相比对,丁火笃定,摇光公主紫罗兰,就被关在这个实验室之内。

    因为在丁火意识里,那个紫色‘卐’字形,竟然像是重新获得了能量那样,时隐时现,带来一种超越五官感知的神奇触动,告诉丁火,他要找的人,就在前方,并且,状况堪忧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心灵相系般的感觉,让丁火有种心急如焚的恍惚,但经过了数十场生死搏杀练就的镇定,还是让他一个失神之后,立刻凝定心神,把目光投向实验室前看守的那个角斗士。

    四级实力。

    土系原力。

    性格沉稳。

    前两项都看得出,后一项判断,是因为,明明听到了黑牢关卡因丁火闯关而生出的喧嚣,这个角斗士却是纹丝不动,双手抱胸,目光低垂,像是个门神一样,打定主意绝不离开。

    非强硬手段不足以破开这个守卫。

    但如果动武,就将冒着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一旦被识破身份,丁火立刻就会被处以极刑,甚至枭首示重。

    做,还是不做?

    如果丁火意识中的‘卐’字,没有旋转不休;如果丁火不是欠人滴水之恩、必将涌泉相报的高傲个性;如果丁火没有听说,摇光公主被送给疯祭祀做实验品,必将面对残酷的实验……,丁火必将做出最理智的选择,也就是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,丁火却悄悄合掌,再分开时,他的宠物蛋,悄无声息出现,一把惨绿颜色的细剑,也已经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鬼焰之剑!

    嗜血光环升级之后获得的第二把原力武器!

    从没有哪个武者,会拥有两把不同形态的原力武器,所以,用这把原力武器来杀人,或者可以隐藏身份。

    但也要速战速决,免得引来其他看守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丁火又从怀里摸出一只面具,小丑面具,将其覆盖在脸上之后,一阵光影变幻、烟雾升腾,丁火变化成了疯祭祀。

    小丑面具使用时的光雾,惊到了那个看守角斗士,立即向这边大声喝问:“谁在那里!”

    丁火踏步而出,学足了疯祭祀的目中无人,也不说话,只是大步往那个看守角斗士,匆匆行走。

    “祭祀大人!”看守角斗士愣了一下,又急忙行了个半跪礼,声音恭敬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晚了,疯祭祀出现在黑牢,的确很奇怪,也不符合疯祭祀的行为习惯,但血腥斗场内根深蒂固的尊卑意识,让这个角斗士,根本不敢出声询问,只能把头在丁火面前,低低的垂下。

    丁火走到这个角斗士面前,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不习惯偷袭。

    他身体里似乎有一种顽固的骄傲,在奔腾不息,无论是变成性命轻贱的角斗士、还是身处窘迫的死亡绝境,这份骄傲始终在骨子里盘旋不去,告诉他,不可以放弃,不可以低贱,不可以,失去信念!

    “抬头!”丁火大声说。

    声线低沉而充满了磁性,与疯祭祀的沙哑声音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……!”那看守角斗士,立刻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看守角斗士一声大吼,双手虚空一握,顿时出现一把犹如山岩铸成的斧子,斧刃自下而上,夹着风声,撩向丁火!

    丁火体内火系原力流转,祭出火影傀儡术,当即一个火盈盈的虚影,就脱体而出,扑向了那个看守角斗士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火影被看守角斗士,一斩而破,丁火真身却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看守角斗士心知不妙,挥斧疾抡,护住自己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时,一柄绿盈盈的细剑,从看守角斗士背后出现,悄无声息的,刺向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看守角斗士又吼了一声,大斧倒持回砍,以斧柄为武器,抵挡住了这次恍若鬼魅的袭击,但鬼焰之剑,还是他身上留下了一道细细伤口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那惨绿鬼焰,已经恍若从地狱涌出的鬼影一样,将看守角斗士全身覆盖,看守角斗士惊愕发现,自己身体僵硬如石雕,想大吼,却连舌头都已麻木不堪……

    胜负已分。


作者:不锈 类型:玄幻魔法


玄幻魔法小说《炽炎战神》作者大人:(不锈)为热情网友转载佳作,本章节为《第23章》,章节编号:20754724,书中自有颜如玉《炽炎战神》之《第23章》,章节编号:20754724个个美娇娘的命运都如此牵动着您的心,想要您心仪的美娇娘有个好点的结局,那还不赶紧巴结一下作者(不锈)呢?哈哈,开个玩笑的啦,不过话说回来,《炽炎战神》之《第23章》还是希望您多多扶持一下正版啦!